五十三章 初入(1 / 1)

话题一打开,众人的问题五花八门,李执教知道的,都做了详尽的解释,不知道的,让大家自己去探索。

飞艇遨游了大约四个多小时,在一座无名大山的山顶停下。

众人依次下了飞艇,在李执教的接引下,进了一个洞窟,初入很窄,行进十余米,越走越开阔,渐渐地,还有了光亮。

行出两百余米,见到一个宽广的大厅,立着十余个气度不凡的修士。

大厅正中央设了一座黄铜铸成的大圆盘,上面镌刻着各种各样的纹路,整个黄铜大圆盘半径足有二十余米,很是壮观。

在李执教的指引下,众人依次站上铜盘。

“都别紧张,空间传送,保持呼吸和冥想就行了。”

李执教话音方落,一个青袍老者取出一个圆盘,在上面虚点数下,圆盘腾起一阵清光。

霎时,整个铜盘底座爆发出强烈的金光。

十余秒,黄铜盘上的众人被光晕包裹,黄光一闪,众人消失无踪。

宁夏感觉自己被一团白蒙蒙的雾气包裹住了,耳畔没有声音,他不敢挥手,只能保持呼吸,尽量不去思考,但思绪很难集中。

时间过得仿佛格外慢,他默默的查数,当查到三千两百多时,嗖地一下,耳畔有了风声,眼前有了光亮。

刷地一下,周身的毛孔全部打开,汩汩的灵力直朝内灌入。

顿时让宁夏升起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,奈何他没有破开丹宫,体内根本无法储存灵气。

宁夏正暗道“可惜”,忽然发现置身于一座彩虹桥上。

巨大的彩虹桥横跨十数里,众人小心翼翼地在彩虹桥上行走着。

忽地,光晕再闪,彩虹桥崩碎,众人被一团乱光裹住,再定睛时,宁夏发现自己立在一处青青草坪上。

放眼望去,四处皆是森森古木,更远处有高山如黛、河流轻缓。

宁夏正观察着地形,手臂处的试炼符传来动静儿,有消息从试炼符中传入脑海,却是告知具体的规则:

一,捕获对手的符光,便算成功淘汰对手;

二,高段试炼者不能在低段试炼者未主动发起进攻的前提下,攻击低段试炼者。

宁夏仔细品咂着修炼规则,暗觉规则中似有未尽之意。

此地凶险,宁夏不敢大意,赶忙攀到高处,打望情况。

此番加入试炼,他是抱了不小的野望的。

他一路谨小慎微地在密林中穿梭,走了大半个小时,不但人迹没找到,连妖迹也没行到。

“如此广袤之地试炼,这是开玩笑,要人撞大运吗?”

宁夏正嘀咕着,试炼符又有消息传来,竟然给他限定了方向,只准朝西南方向行进。

既然限定死了,他也不敢违拗,只能往西南方向形行进,走不过十余里,便听见了人声。

宁夏持拿铁钩獠牙在手,腾身朝那边奔去。

那边也听见他的动静儿,有两男一女合围而来,待双方看清彼此,便收了敌意。

宁夏遭遇的那三人也是人族,在这个玄武秘境,人族内部之间是不能互相淘汰的。

同样,妖族内部之间,也不存在淘汰的概念。

宁夏和三人并不相识,但既然遇上了,便相约结伴而行。

又行进约莫二十余里,队伍的规模扩大了。

领头之人也换成了广成学宫的宋彦哲,此君的名字宁夏听过,知道他是广成学宫的佼佼者,类似张劲夫之类的存在。

众人聚合在一起,队伍已经有十三人,这十三人竟然来自六个学宫。

宋彦哲能被推我首领,是他个性使然,上来就通报了自己的大考成绩。

一个绝对称得上优异的成绩,让常人很难表示反对意见。

宋彦哲统合众人,继续向前推进。

沿路上,大家越混越是熟稔。

一个鼻尖生着几粒雀斑的小个女修道,“有没有东华来的,那个宁夏是不是真传说中的那么厉害?不会是报假消息吧……”

宁夏懒得理会,并不站出来,自己给自己正名。

和宋彦哲同出自广成学宫的一名劲装美女道,“世人惯会造神。

东华沉浸这么多年,想要炮制一些骇人听闻的消息,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宁夏到底有几斤几两,我不清楚。

可我们广成的彦哲兄不仅此次大考取得耀眼的成绩,大考后为进入试炼界,又冲开了千石窍。

便是真的宁夏来了,怕也不是我们彦哲兄的对手。”

话至此处,那位劲装美女一指宁夏,“对了,那个东华来的学弟,你总见过宁夏的实力吧,真你觉得他会是我们彦哲兄的对手么?”

宁夏道,“宁夏的本事不值一提,自然是彦哲兄更厉害。”

他的脸皮厚度还在进化中,当此之时,还真说不出自卖自夸的话。

岂料,他这样一表态,众人看他的眼神多了不少鄙夷。

宁夏的名头,渭南片区几乎人尽皆知,到了更大的吴中片区,有心人也是听过的。

但宁夏说宁夏的实力一般,在众人眼中,分明是为了拍宋彦哲的马屁。

这样毫无节操的家伙,岂能不惹人讨厌。

劲装美女一路嘚吧,才穿过一个茂密的松林,便见七八人聚在一处,立在不远的山坡上打望。

那帮人个个兽首人身,一个个又粗又壮,面目狰狞。

双方才一照面,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没有谁叫喊、呼喊。

双方仿佛两块异性磁铁,天生相互吸引。

人族、妖族大战数万年以降,双方早就将彼此视作了死敌,永无和解的可能。

虽说此间是试炼界,有试炼符作保障,不至于没有下场。

但双方骨子里的厌恶对方,让这场战斗没有悬念地就开打了。

只一个照面,宁夏所在的队伍就被妖族的七八人冲散了。

宋彦哲高声呼喝,“结阵”,结阵,三才阵……”

众人勉强结阵,稳定局面,宋彦哲再度高呼,一边和两名妖族激战,一边下达着指令,要众人听令行事。

奈何,他指挥才能有限,往往不能命中要害,短短二十几秒,场中已经有两人重伤不敌,捏碎了试炼符,祥光一闪,消失不见。

最新小说: 大魏读书人 一切从鹿妖开始 仙界刁民 妻子是一周目boss 穿越成女生后的若干事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雪夜横刀撼苍穹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我,元芳? 聊斋:大唐护道人